用芭蕾讲述中国故事

2017-05-25汪 廷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松山芭蕾舞团又来到中国,开启第十五次访华演出之旅。69岁的森下洋子全场出演白毛女。这是对中国文化、中国观众的最大尊重。 

  “我是最爱中国的日本人!”这句话出自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创始人清水正夫先生。

  1975年,来自中国北京的艺术团到日本访问演出。当时接待并全程陪同的是松山芭蕾舞团的团长清水正夫先生。在欢迎晚宴上,他的开场白首先讲了三句话:“我是最爱中国的日本人,我也是最爱中国文化的日本人,我更是向中国人民谢罪的日本人。”听到这三句话,在场的中国团员无不感到震撼。

  他用一生的时间,塑造了亚洲顶级的芭蕾艺术机构,也因芭蕾,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芭蕾外交”的使者

  1952年,清水正夫先生第一次看到中国电影《白毛女》,这部影片触动了他的内心,他眼含热泪,不能自已,又把夫人松山树子也带进了放映场。于是,两人追随着《白毛女》的放映路线看了一路。身世悲惨但却有着坚强意志的喜儿感动着他们,而喜儿的头发一夜由黑变白的戏剧效果,更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

  当时日本正涌动着妇女解放的思潮,白毛女的故事,让他们有了创作冲动。清水正夫先生决定将中国的白毛女故事搬上日本的芭蕾舞台。

  1955年2月12日和18日,松山芭蕾舞团在东京日比谷公园会堂第一次演出芭蕾舞剧《白毛女》。当时销售演出票,需要先交纳税款。因为没有钱,清水就把松山芭蕾舞团的土地作为担保押给税务署,税务署才在演出票上盖章。而当时的税率是票价的50%。

  1958年,清水正夫先生带着新编芭蕾舞剧《白毛女》到访中国演出,引起了巨大轰动。让中国的观众惊讶的是,一个日本人,用芭蕾舞的形式,讲述了一个中国故事,而且讲得那么优雅,那么长情,因为这个故事一直讲到了现在,无论中日关系和风细雨还是风吹浪打,都不曾改变。

  善良而淳朴的中国人民接纳了清水正夫和芭蕾舞剧《白毛女》。北京居民连夜在天桥剧场外排队买票,这让他深受感动。

  首次访华历时近两个月,回到日本正逢五一国际劳动节,松山芭蕾舞团随即投身纪念活动,打出“早日恢复日本与中国邦交”的标语。这是日本民间团体主张恢复日中邦交的最早文字记录。

  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前的上世纪70年代,清水当时留着一把大胡子,据说他曾发誓,不目睹中日邦交正常化就不把胡子刮掉。

  他蓄着这把大胡子,带着芭蕾舞剧《白毛女》《天鹅湖》《胡桃夹子》等芭蕾经典,致力于中日民间文化交流和中日友好,对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作出了巨大贡献,所以人们也称他为中日“芭蕾外交”的使者。

  为中国艺术团护航

  1972年,上海舞剧团200余人带着芭蕾舞剧《白毛女》访问东京,给日本带来了轰动。

  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甚至引发了日本文艺爱好者争唱“北风吹,雪花飘”的热潮。就在芭蕾剧院的走廊中,中日友协副秘书长孙平化与观看演出的日本自民党、社会党、公民党代表等政府重要人士展开了“走廊外交”。

  但在中国团员落脚的酒店和排练场周围,经常有右翼团体骚扰抗议。为了防止有人扔燃烧弹破坏演出,松山的年轻演员穿着戏服、拿着浸湿的毛毯等在台侧,随时准备冲上台扑灭燃烧弹。

  在清水正夫的影响下,松山芭蕾舞团成了中国文化的一块高地。他的夫人、第一代白毛女的扮演者松山树子说,“日本文化的源头在中国,我们要向中国学习”;第二代白毛女的扮演者、芭蕾舞大师森下洋子也说,“昔日之恩,无以为报”。

  这就是松山芭蕾舞团,一个对中国人民深怀真挚情感,并崇尚中国文化的艺术团体。走进松山芭蕾舞团的练功厅,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挂在墙上的中国老一代领导人周恩来和夫人邓颖超的照片。半个世纪中,中国几代国家领导人都观看过松山芭蕾舞团表演的《白毛女》。清水先生几乎每年不止一次来中国访问,1995年,他实现了第100次访华。

  清水正夫先生身上承载的是一段不同寻常的历史。

  2008年6月25日,清水正夫仙逝。而此前的5月份,他带领清水哲太郎和森下洋子及全团演员到中国大使馆吊唁汶川地震罹难者,并送上团员们的捐款。

  这是清水正夫的最后一次公务活动。他用一生证明,自己就是那个“最爱中国的日本人。”

点击加载全文
5